第44章:易地而处
作者: 时之乐弦章节字数:12781万

听着夜如梦那委屈的哭诉,他微微转眸,望向夜如梦。

就算凤阑绝现在身边真的没有女人,但是当上皇上之后呢?

蛮野,大家都是知道的,是夜阑国最边远的一个地方,顾名思义,那儿的人,十分的野蛮,而且十分的贫穷,所以,很多男人都娶不到妻子,所以,就算再丑,再糟的女人,到了那儿,也会有男人要。

“皇兄,你终于回来了,我告诉你呀,皇嫂怀孕了,你就要当父亲了。”凤忆希一出了房门,与快速走过来的凤阑绝碰了个正面,便急急的说道。

凤阑绝的眸子,直直地望着她,看到她安然无恙时,便也暗暗的放了心,只是想到她怀孕的事情,想到,她可能受到的伤害,望着她的眸子中,便漫过满满的心痛与愧疚,若不是他没能保护好她,她就不会受到那样的伤害,这件事,怪他,都怪他。

蓝岚听到凤阑绝的命令,身子似乎再次的轻颤了一下,一双眸子慢慢的闭起,似乎想要掩饰住那太多,太多的情绪,唇角紧紧的抿起,没有说一个字,此刻,她知道,她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是该死心了。

“我代表蓝城捐一百万两白银给给桐城受灾的百姓。”她的眸子从上官云端的身上移开,转向场下的百姓,微微提高了声音喊道,显然是要感动那些百姓。

蓝岚完全的愣住,没有想到,她原本是想让那个女人出丑,结果,却似乎帮了她,没有想到,她只是几句话,就得到了百姓这般的爱戴,哼,不过就是会喊几句话,有什么了不起的。

他的唇再次慢慢的靠近她的耳边,再次轻声笑道,“今天晚上,保证不会再有人来打扰我们了。”

“想让我帮我穿衣服,就直说好了。”只是,上官云端却没有想到凤阑绝听到她的话后,竟然痞痞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而且,不管在哪儿,不管是什么样的生活,只要有他陪在身边,就足够了。

只是,看到凤阑锐此刻还站在院子里,又不敢出去。

“怎么回事?”凤阑锐看到她,双眸微沉,神情间也多了几分担心。

一个数字,可以是碰对了的,也可能是他事先告诉她的,但是若是她接下来,写出后面所有的数字,那么那些人就无话可说了。

“是呀,证明给大家看呀,本公主倒要看看,你能写出什么?”夜如梦此刻却是一脸的幸灾乐祸,她敢肯定这个女人能写出第一个数字,绝对是凤阑绝暗中告诉她的……

“绝王,她写的是对的吗?”皇上看到凤阑绝只是望着那张纸,不曾说话,不由的开口问道。

那些管家虽然都是从宫中找来的,但是平时却是没有机会见到皇上的,如今突然的被带来,而且还是这般的阵势,一个个吓的腿都软了。

“你以后随时都可以来。”上官云端一脸的轻笑,真心地说道,她是真的喜欢这丫头。

为何还要来劝她。

上官云端望着她离开的背影,眸子中多了几分复杂,有的事,错过了,只怕会后悔一辈子。

上官云端抬眸,望向她,唇角微启,轻声笑道,“女人间的秘密。”

跟在后面的凤阑绝也不由愣住,万万没有想到,跟着她竟然跟到了南宫世家?

依琴与流萧此刻已经惊的无话可说的,隐隐的还有些心虚,他们虽然刚刚打劫了张府,但是,这南宫世家可不是一个张府可比的,更何况这性质也不一样的呀。

“丞相大人可知王爷这次找来我们,到底是为何事?”其中一个大臣久久的没有看到凤阑绝出来,终于忍不住问道。

“凤忆希?”蓝魅辰看到她那下意识后退的动作,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怒火,不由的怒意喊道。

凤忆希的身子完全的僵住,被他这般的拥进怀里,再听到他这样的话,微微的有些恍惚,似乎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很遥远的梦,因为,以前,在梦中,她曾经有很多次梦到过,这样的情形。

现在,她明白了,他与她,其实并不合适。

“绝王来的正好,我这儿有根链子,是云儿的娘亲生前留给云儿的,想请绝王给云儿戴上。”上官傲天开门见山地说道,毕竟这个时候,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

“没事,走吧。”上官凌雨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躲过了一关。

“你还在这儿看书?看的下去吗?一个上午了,都没有翻一下。”秦思柔望着坐在书桌前,握着一本书,却是在发呆的夜无痕,略带无奈地说道。

“你不伤心?你的男人去抢别的女人,你不会伤心?”叶寒的脸上多了几分疑惑,继续追问道。

上官云端眉头微蹙,双眸中多了几分沉思,突然眸子一闪,脸色随即一沉,难道二皇子是想要。

老夫人慢慢的走了过来,望向一脸浓妆的上官云端,眉头紧蹙,不是已经不傻了吗?怎么还化成这个样子?

想到那皇上,便想到了那后宫三千,她可不想跟那么多女人共享一个男人,更不想,天天待在深宫中等着一个男人的宠幸。

她在现代也看过不少的皇宫戏,所以对于这皇宫中的景色并不陌生。

这个男人,不会是为了她报打不平吧?

不过,就算心再痛,再不舍,却还是不能不放手,因为,他不想让她为难,不想让她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只是,从那时起,他便不会再轻易的相信任何人,他以为,任何一个接近他的人,都是有目的,都是想要害他的,甚至包括一直追着,要嫁他的以前痴傻的上官云端。所以,他错过了上官云端。

秦思柔微愣,突然有些想笑,她这么去望向夜无痕,夜无痕保证一点反应都没有,因为,夜无痕的心中爱的人不是她,只有上官云端这么望着夜无痕时,夜无痕才会心疼。

呃,叶寒愕然,无语,看到她慢慢的离开后,唇角才微微的抽了一下,脸上却更多了几分懊恼,他到底是发的什么疯呀,他只不过是来为她看病,其它的事情根本就跟他没半毛钱的关系,他干嘛操那个心呀。

如此看来,上官云端说的就是真的了,他们现在是真的去了皇宫了。

想到此处,凤阑锐的唇角再次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然后沉声吩咐着身边的侍卫,“推朕进去?”

原本一直直直地望着前方的太上皇,突然的转眸,直直地望向了凤阑锐,眸子中也猛然的多了一股,可以将人瞬间的穿透的锐利,唇角微动,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凤阑锐,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对本太皇用摄魂术,控制了本太上皇,让本太皇下旨传位给你。”

“带下去……”夜无痕的脸色铁青,心知,再逼问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便沉声吩咐着飞赢。

“那天起,我开始习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保护你,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奢望得到你的青睐,我只要能够守在你的身边就可以了。”

“你……”皇上气结,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眸子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

他如今在这夜阑国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就连皇上都不会这么敢他说话,这个绝王实在是太过分了。

这罪名可是不小呀,弄不好说不定会杀头的。

“是,这整个天下,没有一个女子能够比的上主子,绝王早晚会明白主子的好的。”后来的女子随着她的意思说道,声音中倒是没有太多的刻意的奉承,应该算是真心的称赞。

“绝,你这到底是为何?为了避开我吗?”女子的脸上多了几分忧郁,慢慢的转向书秋,轻声道,“书秋,你说他是为了避开我,而随便娶的那个女人吗?”

上官云端微愣,双眸慢慢的抬起,直直地望向他,她相信凤阑绝的话,他既然说没有,就一定没有,因为,以他的性格,若是做过的就不会否认,更何况,他先前在面对那个女人时也的确没有半点那种男女之间的情意。

而且他说的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做她刚利用完了他,就一脚将他踹了。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明明是他自己硬要跟着的。

“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就交给你们了。”

“皇上说过,天下犯法,与民同罪。”丞相看到皇上的犹豫,再次急声说道。

略带慵懒的姿态,却仍就掩饰不住他那神彩飞扬的气质,一夜无眠,却不见半点的憔悴,不见半点的狼狈。

他此刻的位置极好,可以清楚的看到下面的一切,但是却又不会被人发现。

凤阑绝的唇角的笑微僵了一下,但是随即再次慢慢的上扬,虽然那声音故意装出几分嘶哑,但是他却仍就听的出,正是她的声音。

月儿先走到二夫人的身后,将茶放在她的身侧的桌子上,低声说道,“夫人请用茶。”

“你还有脸问我,打的就是你这不要脸的狐媚子。”二夫人平时对三夫人就极为的不满,对三夫人那张妩媚的脸更是深恶痛绝。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她岂能放过,怒骂间再次扬起手,挥向三夫人。

凭什么被休了,就不能再追求真爱了,她一定要改变这些女人陈旧的思想,若是可以,她真希望把现代的一夫一妻制这个朝代推行,就算不能推行全天下,只是一个片区也是好的。凤阑绝听到她那柔的滴水的声音时,似乎微愣了一下,双眸微转,看到快速走向自己的她时,眉头似乎下意识的微蹙了一下。

蓝岚的脸色再次的一沉,她原本也在猜测着先前是上官云端那话可能是在说谎,毕竟,据她的了解,凤阑绝不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本王妃也不能进?”上官云端惊滞,只感觉心突然的揪起,心底的害怕,也忍不住快速的漫开。

上官云端微怔,她很清楚在这种清楚,他所说的办法,只怕就是等会偷偷的潜进皇宫,他可是堂堂一国的王爷,而且,还是那般的骄傲的一个人,竟然。

“你们放心,等我们进了皇宫后,会让人把衣服给你们送过来的。也会跟总管解释的,不会让你们有事的。”上官云端也看的到她们的害怕,所以此刻,心中更多了几分感激,沉声向她们保证。

而且,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后一直在宫中,可能会知道一些消息。

上官云端也是越来越迷惑,什么不可能?

凤阑绝一直跟在她的身边,一脸纵容的望着她,看到她玩的这般的开心,他的脸上的笑,也是慢慢的漫开。

给上官云端下毒,的确不是凤阑锐的意思,凤阑锐是聪明人,这么多年,一直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真可谓是深藏不露,而且还在他的府中安插了这么多的人,可见,凤阑锐一直想要对付他。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闪,突然再次说道,“对了,叶寒说过,那种毒,并不是中原的毒,会是不会是那西域人带来的?”

但是,在这个时候,这只老狐狸自然不会流露出任何的情绪,随即望向尚书大人,略带不满地说道,“不知道尚书大人突然传犬子来公堂所谓何事?”

夜无痕的眉头下意识的轻蹙,神色明显的隐过几分错愕,双眸扫了凤阑绝一眼,再次紧紧的盯向上官云端,似乎在确认着上官云端的身份,或者,他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答案。

对上夜无痕射过来的那似乎想要将她直接的穿透的目的,她便猜出,夜无痕可能已经认出,她就是夜狐了,毕竟,上次的时候,夜无痕就见过男装打扮的她。

刚刚那丫头自己已经吓的半死,都打算全招了,自己不可能是自杀的,不是自杀,那就是刚刚有人杀了她,在这个密室中,在他们的面前,竟然就这么将一个人杀了!

凤阑绝用内力,在那丫头的身上一拍,上官云端便看到,从那个小点中冒出了一根很细很细的针。

几个人,都是一脸的惊愕,面面相视,更有着几分不解,而其中一个侍卫,似乎还下意识的向着密室中望了一下,惊愕中,似乎还隐着几分别的情绪。

只不过,既然发现了他的反应有着些许的异常,就可以让人暗中多注意他。

其它的侍卫都离开后,隐突然不知道从何处冒了出来,而且还是带着素容一起来的。

凤阑绝与上官云端此刻正坐在大厅中,不过,他们不是坐在主位上,坐在主位上的,是刑部的尚书大人。

隐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此时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她的声音仍就恭敬,但是,更让上官云端疑惑,这个女子虽然语气恭敬,但是却没有一般宫女所有的那种卑微。

“哼,谁知道她是从哪儿偷来的。”上管凌霜狠狠的瞪了上官云端一眼,恨恨地说道。

“娘,娘亲。”她的眸子慢慢的转向二夫人,直直地望着二夫人,眸子深处有着几分痛,也有着几分无法相信的惊愕,她没有想到,她的娘亲会亲手杀了她。

“好了,不要再说了。”凤阑绝却是快速的打断了她的话,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还沉声解释道,“成亲的日子,可以再延缓几天,这事,本王会跟父皇与母后说的。”

只是,皇兄虽然有着绝色的外貌,但是皇兄就算是在微笑时,都有着一种浑然天成的霸气与狂妄。

心下不由的暗喜,连连的吩咐道,“快,快去请两位小姐来。”

此刻,她那扭曲的脸,再加上那恐怖的伤疤,真的让人感觉到有些害怕。

“你竟然敢瞒天过海,想要替云儿出嫁,甚至还想要云儿的性命,她可是你的妹妹呀,你怎么下的去手呀?”上官傲天望向怯怯的上官凌雨时,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沉痛,他的女儿,怎么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她的脸是本王毁的,你们想要如何的处置本王?”只是,不等上官傲天开口,夜无痕突然冷声说道,一双眸子中,更多了几分嗜血的冷意。

或者,夜无痕还不知道上官凌雨是最武功的,要不然,肯定早就废了她了。

“不要,不要呀,不可以。”二夫人急急的拦在上官凌雨的面前。

有人会在大婚之日睡到中午过没起吗?何况就算王爷真的睡过头了,难道全王府的人都睡过头了?

这个房间可是刚刚死了人的,小姐难道一点都不害怕吗?

“不用。”上官云端自然明白月儿的心思,低声回绝了。

她若是记得后面的,只要接下一句,也算是她赢了,这也算是后背者的一个优势,不过前提是,你必须要比前者记的多。

蓝岚的身子猛然的绷紧,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或者还有着那么一些害怕,她此刻只能在心中暗暗期待着,上官云端不要超过她,千万不要超过她。

上官云端的眸子再次微微的扫过众人,红唇慢慢的轻启,她那不急不缓淡淡的声音便再次的传了开来。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唇角却随即多了几分异样的轻笑,她以为所有的人都跟她一样那般的与众不同,这样的话,只怕也只有她敢说的出口。

或者,以前的她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如今被她这么一问,但纷纷的愣住,或者,应该说,心中的那根深藏的不满的抵触被挑动了。

而他现在这个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情绪的波动,你的情绪随着事情而波动,便已经中了别人的计了。

若不是他一再的坚持,就不可能会打动她,她就不会答应嫁他。

“好,一言为定。”上官云端似乎怕她反悔似的,快速的伸出手掌与他击掌。

“小姐,绝王应该快要来了,小姐渴不渴,要不要月儿去给小姐拿点水来,要是上了花轿,喝水就不方便了。”月儿突然再次开口说道,说话间,也走向了桌子前,为上官云端倒起水来。

“不错,我会武功,而且武功还不错。”上官凌雨阴冷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得意,唇角更多了几分冷笑,“所以,今天,你注定会输。”

“你已经中了我的毒。现在,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之中,呵呵。”上官凌雨再次的阴笑出声,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得意,她为了这一天,可是设计了很久的。

其实在几年前,朝中的一切事情就都是由凤阑绝在打理,这也是太上皇的命令。

很明显,太上皇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但是,她不可能什么?

“啊,天呢,绝王怎么会带回这么一个狠毒的女人呀。绝王你这是什么意思呀?”另一个男子也附和着说道,此刻,他们目标,虽然看似是针对上官云端,但是实际上是针对凤阑绝的。

然后转向皇上,顿时收起了对皇后的那种冷笑,一脸轻柔地说道,“皇上,刚刚的事情,可是大家都看到的,相信皇上也看到了,那个女人竟然当众害死了太上皇,皇上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饶了她呀,要不然,怎么向凤月国的百姓交代呀?”

“不错,你竟然敢打断皇上的命令,很明显是没有把皇上放在眼里,父皇,绝对不能轻饶了她。”二皇上更是火上加油。

那一瞬间,他似乎感觉到自己快要窒息了,似乎心中有着一种无法控制的害怕,但是一双眸子还是直直地望去。

她得罪他了吗?

她不知道,他听到这样的话后,怒火会不会突然的爆发,会不会直接的掐死她。

“不用了,我这个样子,相信王爷也不会有,兴趣的。”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只感觉到自己的额头上似乎渗出了些许的细汗,干笑道。

凤阑绝听到她的话,唇角微微的抽了一下,然后装出十分认真的端详着她的脸,片刻之后,才低声说道,“只是丑了一点吗?”

“恩?”上官云端微愣,明白过他的意思后,略带自嘲般的笑道,“好像不止一点。”

“你这个脑袋到底在想什么?”凤阑绝的手再次敲了一下她的额头,“以后就这样吧,除去那一脸的浓妆看起来舒服多了。”

他现在,真的狠不得快点把她娶回去,那怕明知道她现在还没有爱上他。

她似乎也太过自做多情了吧?

“今天,皇上依绝王的意思,安排了这次选亲,希望绝王能够选到喜欢的女子。”夜无痕慢慢的说道,声音似乎没有了平时的那种冷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绝王的身份。

上官云端的话语故意的停住,左手用力的扳着右手的一根手指头,似乎是想要强烈的表达着什么,但是一下子又表达不出来的样子。

呃,上官云端彻底的石化,不是吧,他也不用急成这样吧?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27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