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app下载

时之乐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1上架
  • 8832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5章:安邦定国

时之乐弦 88325

毕竟要是不愿意的话早点说可能还来得及,大不了换一个人或者想别的游戏。但是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要是温大美女开口说后悔了。那结果可以想象有多么的可怕,至少依照温大美女的身份她不敢现在拒绝。

“别……别这么对我……求你……唔嗯……”她的耳边甚至都能听见他嵌在自己里头一进一出发出的水声。

等到车在山脚下左拐的时候,一扭头,就看见街边甜品店里的几个人。

“砰!”地一声砸关上身后的大门。

当初她找到阿jim,借着他的口让总公司将她下派到a市分公司来的时候,人事总部的人就曾说过,这边不差职位,她过来了也没有地方安插。

“裴淼心!”舒玲玲第一个震惊出声,却叫站在不远处的陈副总赶忙拉扯了一下。

“裴、裴总……”陈副总结巴看向站在一旁的裴淼心,今天她亦是一身干练的装扮。

好像久久等不来裴淼心的回答,隔着一道玻璃墙的距离,夏芷柔又开口了一遍。

“你是说让我爸妈不要再去告裴淼心?”

虽然现在这个所谓的“家”还不是他的家,可是推开门就看到正系着个围裙站在门边的小女人,那种温暖,却凭的让他觉得心安。

梦里她看见很多小时候的情形,那时候大哥二哥已经在外做起自己的事业,三哥又一向不喜欢与她玩耍,所以她小小的童年,都在曲母为她安排的钢琴课、形体课、化修养课里度过,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童年。

曲耀阳倾身,捧着小家伙的脑袋,这才颤抖着在她的额头亲吻了一下,下巴抵着她的脑袋。

裴淼心听着点了点头,平静地应了一句:“好,我知道了,谢谢护士。”

再转头去看那男人的方向,就见他眉头紧皱,直到闭上那双没有焦距的眼睛,向着床头靠去时,似乎一切的生气都已没有。

别再说是谁的错,让一切成灰,除非放下心中的负累,一切难以挽回。

她早听说过梁家有钱,她也知道曲耀阳有钱,而且是很有钱,可现如今,看到梁家这么壮观又高调至极的“沁心园”,她才不得不感慨,这有钱人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胸针?

于是裴淼心提着手中的东西,直步进了酒店以后,直接就搭乘电梯到地下停车场去换鞋。

这时候裴淼心抬手揩过唇角血渍,迷蒙着一双大眼怒目,“那你就别再做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曲耀阳我现在还怀着孩子!”

曲市长上下打量过曲母,露出狐狸一样的眼睛,“臣羽本来就不是你亲生,这时候这里也没别人,何必还要在我面前装得好像有多在乎这个儿媳,很多事情你我心知肚明。”

他说:“你一定是去参加梁老太太的寿宴。”

“易琛,你怎么会在这里?”曲耀阳先前的手机就丢在沙发的另外一边,那听筒的声音开得不大,可却还是能让趴在沙发上的小女人第一时间捕捉到里头所有的信息。

曲耀阳的双眼猩红,看着她的模样又矛盾又深情。腰间的摆动却怎么也舍不得停下来,两个人的汗水交织在一起,瞬间迷离了他的眼睛。

爷爷笑得简直合不拢嘴,不停伸手去抚她的小脸,“芽、乖,乖……”

她说:“你怎么了?裴淼心,都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你有没有跟他说啊?你有没有问你前夫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你找他要啊,你这个傻瓜!”

“那你跟曲总之间的事情……你既然知道有可能是夏芷柔在中间捣了鬼,半路拦截了你的赡养费,干嘛不去争啊?!”严雨西欲言又止,火眼金睛的女人,她不会看不出裴淼心这几日的变化。后者由一个单纯快乐的小女孩一夕之间变为女人。

人是走到大厅了,正百无聊赖地拿到东西准备转身,却在这时候看到一个人影,长头发大眼睛,模样清秀讨喜。定睛一看,才发现这根本就是大年三十那天在陆离的车上遇见的美女。见她已经换好一身衣服,正提着运动包站在那里,就怕她又一声不响地就这样走掉,所以只得冒昧上前,先打招呼。

“我也不想明白,但实话跟你说吧,兄弟,现在你俩的情况若是换成我跟晴晴,我才不会管她是不是曾经嫁过人或生过孩子,只要她现在还是一个人,我就有资格同她一起。”

******

她放下书侧头,“苏晓,我知道你是为我,可我跟耀阳还没有离婚,就算要重新开始,可不可以别这么着急?”

“事情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承认当初之所以会放手让你离开,就是因为收到amanda从伦敦寄来的那份身体检查报告。她那时候爱慕臣羽,也曾想过臣羽受伤住院后若是一直想不起前程往事,她就一直不与我们联系。”

那些报纸上大大的标题,说市长儿媳妇半夜泡吧,私会情郎,与人在酒吧门口发生争执等等,简直描写得绘声绘色,好像从她走进酒吧开始就有人跟着她似的。而更甚的,有不要脸的记者直接掀了她的老底,从夏母到夏之韵,一干人等的精彩爆料,说她们这一家子就是一窝鸡,从上梁歪到下梁,全家人都不是好东西。

曲婉婉一急,冲上前拉住她的胳膊,“我那是听我妈说,我大哥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我只是想要帮你,他们都说女人只要生了孩子,就能暂时收回男人的心。”

曲臣羽似乎兴致高昂,他说:“那就买一盘吧,露天太热了,又多病菌,咱们带回家吃去。”

这一下裴淼心不好再追问什么,等到曲臣羽拿着睡衣走进浴室,她这才站在门边盯着浴室的门看了好一会,直到里面传出哗啦啦的水声,她这才转身下了楼去。

立马就有两个穿着制服的年轻保安冲了上来,曲耀阳更是冷冷一笑,“我没告诉过你这里是我的地方?我高兴让谁待就让谁待,但我现在不欢迎你……滚!”

他沉默了一下,“如果你想听,其实我可以解释,事实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张太太,你好。”

可让裴淼心完全没有想到的是,那聂皖瑜,竟然没过几日就跑到了她的公司里头。那时候她正开完了会从会议室里出来,刚刚推开自己办公室的大门就看到正坐在会客沙发上冲自己微笑的小女孩。

她慌忙伸手拉了他的胳膊一下,“耀阳,陪我买点别的东西……”

裴淼心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爷爷一掌重击桌面,“曲子恒,你给我回来!”

“是!我是混蛋!我是臭流氓!”箍着她的大手越来越紧,看着她的双眼也越来越迷离。

曲耀阳觉得他的心在这一刻就跟粉碎了似的。

这男人该死的眼神凭的让她心烦意乱,裴淼心压根儿就不想搭理。迅速扭头不再看他,说:“没什么事的话我挂了……”

洛佳的心头跟着一紧,又去望了眼窗外,但愿吧!

这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此刻说这话到底有多暧昧啊?

今天,他头太晕了,心痛如绞,只觉得心底一直想要忘记却怎么也挥之不去的东西沉沉地压着他,压得他喘不过气。

曲耀阳定了定神,按下车窗,对上站在车外面的人。

却听曲臣羽道:“哥,今天我很高兴,高兴你能来参加我同淼淼的婚礼,高兴到今天,我盼了这么久,才好不容易拥有了自己的家庭。”

她虽不大情愿,但还是将电话翻出来接起,是平日里与她往来密切的何太太。

夏芷柔唬了脸不高兴,“那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何太太你为**心。”

曲耀阳抬手拂过夏芷柔颊畔的碎发,眼神里全都是如水的温柔,“那你怎么流了这么多汗,芷柔?你的额头上好多汗,怀孕让你身体不适了?”

夏芷柔有丝情急,“不用了,耀阳,我很好,真的不用了!”

曲耀阳低眸盯着她的小腹望了一会,沉默而冷静地抚了又抚。

曲婉婉气红着眼睛,用力抓扯马鞍不到几下,腰间突然一紧,竟不知道是哪个人这般大胆,野蛮地侧抱,像夹沙袋一样将她用力一甩,管也不管她的踢蹬,快步向马厩里去。

“奶奶不喜欢麻麻,巴巴不喜欢芽芽。”

“嗯。”

她重新拿起水杯接了小半杯水,回房的中途又听到他不痛不痒地唤了她的名字一声。

陆离偏头,“操,曲耀阳你家暴!”

早一点结束,早一点放开自己,那才不会有这么的疼。

他说:“我没想到,你还愿意到这里来。虽然我已经不大记得自己当初到底做了多少伤害你的事情,但你还愿意到这来看我,谢谢你。”

好多想要解释想要呐喊着说出来的一切他全都说不出口。他甚至看到病床上沉痛闭上双眸的臣羽只安静了不过数秒,还是轻声对医生道:“好,我知道。”

“蹲好!”旁边民警的一声轻喝,骇了夏之韵一跳,只能原地蹲在墙角。

“是这样的,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华兴街付胜路的一间小宾馆里长期有人聚众吸毒,所以前后我们在周围埋伏了几人,也是到快过年的时候才准备收队,结果我们值班民警在年前一举将那个窝点给端了,你弟弟曲子恒就是在那次行动当中跑掉的。”

也是因为过年的关系,早在年前裴淼心就放了死机小张回家过年,现下就连帮他们开车的人都没有一个。

裴淼心点头,“嗯,你就是。”

“是、是的,曲先生,还有我父亲前年住院开刀的费用,也是您给免的。关于这点,阿成一直十分感激,也一直、一直在找机会,想要报答先生您。”

“我看前面就有地方打车……”洛佳的话刚说到一半,就眼尖地发现左边的露天停车场里,有人用车灯晃了晃她。

乔榛朗虎了脸,“你想过河拆桥?这可没那么容易吧!刚才是谁说我做人没有贡献,现在烧着本少爷的油,那么远把你们从山上拉上来,怎么的,也够换一顿火锅了吧!”

裴淼心又抿了抿杯中的红酒。

曲臣羽孜孜不倦,似乎就喜欢这样宠着她惯着她,弄得她无法无天。

看到站在楼梯上,身形仍然有些摇晃的曲耀阳,光着脚掌站在梯级上,曲臣羽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哥,你醒了?”

她记得,厉家在北京也有很多很多的关系,更说不定,以着厉冥皓那花花公子的脾气,他也曾经同这骄横的大小姐之间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其实这车是我送给芽芽,不是送给你的。我女儿很快会从美国回来,回来就得有人接她上学放学,你没个车开,等于她也间接没有车坐,你可以拒绝我送给你的东西,可你没权利剥夺女儿的,明白了吗?”曲耀阳赶到医院的时候,聂皖瑜已经被医生从急症室里推了出来,转送到一般病房。

“那也不能总让孩子这么疼着啊!该用的还是得用上!”曲市长发话了。

曲耀阳着急还要伸手去拉她,却叫她一下躲开了,睁着双怒极的眼镜恶狠狠望着他。

吴曦媛又道:“可是我总归是看得出来,不管曲总的‘后院’失不失火,他都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他说会帮你保住‘玉奇’他就一定会做到的。”

裴淼心皱眉,这事好不好跟他说呀?以着他的铁腕和狠劲,有可能很多事情只是有那么个苗头,他就会果断将人开除,将一切尚未萌芽的“毁坏因子”直接掐死在摇篮里。

曲婉婉摇头,“可我知道,自己还是犯了错。”

听到他这么说,抱着小家伙的裴淼心才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当仍是十分警惕地望着曲耀阳的方向。

公司几千几万个人张着嘴向他讨饭时,他看件或是开会到就快昏死过去的时候,那些一张张又陌生又不怀好意的脸总能让他脆弱的心彷徨无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