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那就追吧 第65章:中道而废

那就追吧

文天晓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303

    连载(字)

64303位书友共同开启《那就追吧》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中道而废

那就追吧 文天晓 64303 2019-09-02

我跟着张兰兰一起离开了这个楼梯口,张兰兰直接就走到了路边,等到有车以后就拦了车上去了。到了车上以后,我也还是满心的关心我的脸究竟要变成什么样子。

周围钟摆的声音停止了,梦魇若有所思的看着我。可我别开目光,不与他对视。

早就已经适应了张兰兰这种瞬息万变的性格,我点点头,跟在她的身后走了出去。

我并没有这方面的异能。但我不知我为何,就是能感觉出被人盯上了。

也许小珏的血唤醒了百宝箱中的什么东西。我不敢跟小珏说得太详细。毕竟我也只是猜测,只好含糊的说:“那后来呢,后面百宝箱的颜色又发生过什么变化没有。”

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想帮我还是想害我?不是他想帮我,可是他的眼神却是那么的充满了恶意,以及无比狰狞。

“没错,我正是黄拓跋,敢问姑娘是如何看出来的?”

由于没有灯光,此时的我就犹如像是一个盲人,基本上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因此此时的我的听觉也特别的敏感。

于是我对陆雅说:“那个陆雅啊,你要是有什么意见。你就跟宫一谦说,他都能给你弄好的。”

小黄说完,一脸的沮丧。从小黄的话中,我也大概了解了他的烦恼的来源。其时这样的客户应该会很许多吧,毕竟什么样的人都有,小黄这气生得也是有些过了。不过我可不想说出我的想法,省得小黄难堪。

对于陆雅这种无理取闹的人,我不打算对她太客气的。

我使劲的扭动着我的身子,想借此来吸引到丹凤的注意力。

于是我陷入了沉思,这个杭州离我这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再说了,经过上次的那个事情,我是更不敢自己过去了,无论如何也要等张兰兰跟我一起。

他的话,让我们几个人都大失所望,看来只能等这个牛慢慢的走开了。

宫弦妖孽的看了我一眼,像是料定了张兰兰不会对他做什么一样,好整以暇的看着我,瞧这大爷的模样,就差没有吹一声口哨了。

我心中已经血流千尺,就差没有把哲学血给吐出来了。宫弦这厮学东西倒还挺快的,前两天刚玩的手机,现在就学习到了一个什么赞一个、

等会局长到了,不就什么东西都查不到了吗?而且他今天要是不被抓走,明天后天大后天,他早晚有一天能找到我跟张兰兰。

只见局长对为首的特警说:“把后面那两个人给我绑上,扔车里。事情没有真相大白之前,不能放他们出来。”

忽然间,那匹马四蹄乱撞,将我摔下了马背。然后他就长鸣做朝着来路奔去。

尤其是野外求生的知识。可是我觉得一点帮助都没有。放眼四周,虽然植被很多,但是没有一种植物是我认识的。

这样的动作,还有这么大的声音。我不再尝试放弃脚下的力量了,因为那么做也是白搭。

她的笑声温暖了我,就像是春风般的滋润,令我心情瞬间就开朗了起来。

会不会他去厨房为我准备早餐去了。想起我跟宫一谦在一起时的日子,他也是常常会去帮我准备早餐的。我疯一般的就往厨房的方向跑去。周围异样的感觉,我也只是恍了恍神,就抛之于脑后,我站在了大坑的旁边,这里没有护栏,我不敢太过于靠近,担心一个不小心会目眩晕倒跌了下去。

“我老婆现在怎么样了?事情都解决了吗?”王鑫这个时候脸上写满了担心。

我嘿嘿的笑了两声,真实情况可不能告诉他。虽然我的心中还有很多的疑问。

随即又见大陈奏起了眉头。他越过了我的眼,看向了前面。我顺着他眼神的方向往前看去,大概明白了,他做皱眉原因。

什么也没有?我心中暗奇,不信的站起来又透过猫眼往外看。

“梦梦,你的观察能力是越来越强了,不错,这里不是真正黄拓跋的家,也仅仅是看起来像而已。”

另一个女鬼笑了一下,没说什么。她就是眨了一个眼睛的时间,就见到曽小溪手中握着的那支笔轻轻的从某处空白的地方移到了那个写着“是”的地方。

“哈哈哈,怎么样,原先我还惧怕你,想着只要你能够放了我,我就跑得远远的,可是想不到连老天都帮我,谁让你还要顾及到车里的那个女人呢,如此一来你就没有了与我一斗的能力,你还是放手吧,看在你我同属于同根的份上,我不会让你魂飞魄散,那么一百年之后,你还有可以慢慢长成人形,再修炼个几百年就可以随意活动于这天地间。”

见识过宫一谦开车的不要命,所以一点也不觉得宫一谦过来这么快的速度有什么不妥。远远的看见宫一谦走了过来,然后陆雅连忙又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一副规规矩矩的样子。

它看起来真的不是一般的弱不经风,至少我心里觉得,只要我稍微一个剧烈动作,或者说是发出一点大的声响,说不定我脚下的这个东西,就会毫不留情的啪嗒一下就断了。

心中不安的感觉比往常还要强烈,我总觉得陆雅又要在背后耍什么阴招。

可是凡事总有一个万一,多留个心眼总归是好事。我睁开眼睛后,周围几乎是黑蒙蒙的一片,一天又要结束了,新的一天又该开始了。我的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但是对于这事情的解决我却还是一头雾水,甚至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说到后面的时候,张兰兰干脆就站了起来,有些生气地说:“梦梦。虽然我不知道你要跟她们做什么交换,但是我肯定是不赞成你这么做的。金龙这个老奸巨猾的男人,你就当真不害怕他从你这儿得到了好处以后就直接将你给卖了吗?”

张兰兰这个朋友真的没有白交,我感激涕零。不管结局是怎么样的,起码张兰兰能有这样的想法我都觉得已经够了。

事情结束之后,我一定要好好的报答一下张兰兰。

张飞还在那磨叽,说出来的话浮夸的不行。张兰兰白了他一眼,他才嘿嘿的笑了笑。却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蓦的就止住了笑,眉头紧皱着,露出了一副受了惊吓的惊恐样。

“怎么啦师傅,有什么不对吗?”我立即开口询问。

我倒不是觉得三个小时的路程长。经过了昨天,那十一个小时的折腾。这个三小时已经算是小意思了。

现在是去阿明家的路,由于我们谁也不懂路,所以还是阿明来驾车。我看着宫一谦相视而笑,宫一谦冷不丁问道:“这位是?”

而这一切,我之所以能够找到他们。全都是因为宫一谦。

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比如说鬼胎之类的,我都不想再多的去计较了。因为我知道,如果这个要是计较起来,真的是没完没了。

我都快要被自己的机智给折服了,因为此时的我透过窗帘,已经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丹凤家里面客厅的情况。也就是说,如果丹凤要是没有将房间里面的窗帘给拉上的话,那我只要趴在我现在这个房间的窗户上,我就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丹凤那边的客厅的情况。

张会长也并没有向我们做介绍,见状我们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张兰兰起身跟张会长告辞。我也连忙站了起来。张兰兰跟张会长又是一翻客气话说了好一会儿后,我跟张兰兰才离开了张会长的会所。

张兰兰闭起了双眼,伸手掐指算着什么。我耐心的等待着她回神。大明则是一脸惊异的看着张兰兰。我则一逼见怪不怪的模样。

我知道但非遇到这种邪门的阵法,往往经不起太阳光线的照射,只要可以安全的待到太阳出来,这些阵法就会自动的消失。

宫弦没有回应我的呼喊,倒是我此时觉得天气忽然很凉爽,只是很快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不是山风,而是阴风。这里一定存在着邪物,才会造成这里阴气过重。

只是此时山里阵阵阴风飘过,想瞒过大明已是很难,因为此时山里的温度已经很低,非正常的温度。

我甩甩头,不敢继续想,最后的那个“同塌而眠”这个词语刚开始从我的脑海中蹦出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一阵的不舒服,甚至还有浓浓的反胃的感觉。

曾大庆已经在我的前面走了很远了,整个楼梯里面都空空荡荡。要不是在我的头顶上还回荡着一些脚步声,我几乎都要以为曾大庆抛下我走掉了。

我闭着眼睛往前不停的走,明明此时是黑夜,我的眼前却豁然开朗,我的眼前一亮,眼前竟然闪过我与宫弦结冥婚时的场景,宫弦对我的逼迫,宫一谦看着我成为人妇时的悲伤,陆雅得意的挽着宫一谦得意的出现在我的眼前的嚣张……

犹豫了半会,我终究是没有追上去。眼睁睁的看着她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认真的看了大陈,他的决定关乎于,当我提出要他删除差评的时候,他的态度。张兰兰倒是没有我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抓住那个女鬼,而是慢慢悠悠的品尝着酒杯里的红酒,脸上荡漾着淡淡的笑意:“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先等等吧。”

华先生看着夫人的面容,竟然带着一种深深的眷恋,看向夫人的眼神都是迷离。我想过去找华先生问一问夫人的情况,可是还没站起身,酒杯张兰兰给拉住了手臂。她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对着我摇了摇头。

“还有呢,我知道你的小脑袋瓜里面还藏着无数个疑问,一道问出来吧。”

“她……唉,你还是来我家看吧。”王先生难受的说,然后他给了我他家的地址。

欣欣继续没好气的说:“你走开,宝贝生气了。别生气啊,怎么糖果只有几颗了,姐姐再给你拿糖果好不好?”她走到雕像身边,像安抚初生婴儿一样柔声说。

王太太骂了她一句,“你还瞎说!”欣欣没好气的跑回卧室里,重重的把门关上。

毕竟我的头颅完全就是提在对方的手上,一个不开心就可能会掉在地上,再也捡不起来。

说完,我还没来得及阻止,丹凤就打开了房间的门。

抓着张兰兰就是一阵嚎叫:“天哪,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张兰兰,你一定要救救我!”

自从我跟宫弦结了冥婚之后,我就非常的确定,有缘人才能跟有缘人在一起。

我警惕的四处张望,却觉得有一股冷气比空气中的冷气还要冷上几分,而这股冷气正慢慢的朝我贴过来。

不行,我必须得沉下气来。不能让对方察觉到我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那样我还可以假装不知道此事,还可以与他周旋几下,可若是他得知了我知道他的底细之后,估计他就会有所动作了。

我也点点头:“那就好,你想开点,我们静观其变。看看接下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再说吧。”

欣欣平复了一下呼吸说,“它还是个小孩子,不过本事很大。他说只要我伺候好他,就可以让我运气变好、顺风顺水。之所以告诉你们这些,是想让你们帮我劝劝爸妈,宝贝真的是个好人,而且它只认我一个主人的,我也不怕别人抢走。”

我说:“你也有?那太巧了,有阴阳眼的人不多,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其实我想说,我本来是没阴阳眼的,都是托了宫大爷的福……

他忽然邪气的勾起唇角,一副不要脸却还理直气壮的样子说:“亲为夫一口,我就走。”

我都快要被弄得疯掉了。终于安静了。

外面没有声音了,周围的一切都静悄悄的。我小声的问道:“兰兰,你睡了吗?”

虽然说我对于这种非自然力的鬼魂来说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但是我现在已经闹心的不得了。

既然没有醒来,是不是证明,我真的就要死了,我有些悲观的想。

说完这话,我刷的一下就闭上了眼睛。

如果他要把我扔下去,闭上眼睛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如果他要把我送回去,睁开眼估计也差不多到了。

虽然我至今也还没有试过,到底此种不好的事情会是哪一种,我也不愿意去试。

看来这个方法可行,我心中一喜,于是就不让自己长时间的停留在一处地方,虽然我的脚走动起来很多不便,我也坚持着来回走动,就是走得慢,也不让自己停下来。

雨女犹豫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了几分意味不明的光彩。然后只见她点点头,对我说:“是的,你只要将我的魂魄还给我,我一定不会刁难你。”

灼热的味道在房间里面悄悄蔓延,可程凤也只是一直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听到曾大庆这么说,我也还是有些感到不好意思的。曾大庆不提还好,这么一提就更让我觉得自己过来就是混日子的。

曾大庆眯着眼睛朝着我笑了笑,然后就干脆转头过去看电视剧理都不搭理我了。真是一个奇怪的人,不过不管曾大庆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都不想再跟他呆在一块了。这气氛实在是太僵了,害得我这么大大咧咧的一个人也要跟着招罪。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

不管怎么困,都不应该会困成我现在这样,就感觉是十天半个月没有睡觉一样。我觉得我已经困到只要放松下来,不用一分钟就能进入梦乡。现在全靠我的意识在强撑着。

我变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大脑。下意识的抽开了小月搀扶着我的手,朝着四周跑了过去。可是无论我朝着哪个方向跑上几十米远,景致都是一个样子的。都是满山的小草以及大树。

“那么你知不知道在来磨盘山的路上,我们曾经遇到一个被网魂罗斗网住了灵魂的灵体,据说那是徐浩的灵体,事实真是如此吗?”

我一直觉得那个倒塌的木屋很值得推敲,一个那么热心帮助乡里乡亲的人又何要独居,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而在他死后,那个貌视是装着徐浩的棺木却又被网魂斗罗给网住了,让他的灵魂不得转世,照理说一个那么受到乡亲们喜爱的小伙子,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才对啊。

所以在黑雾愿意说实话之后,我第一个问题就问起了这件事情。

我还是有此示习惯于跟宫弦太过于亲近,所以想自己坐着而不是被他搂着。

已经十点半了,张兰兰却怎么都不出来。我都有些昏昏欲睡,突然间“叮咚”一声,手机传来了一个短信的提示。我揉了揉迷蒙的眼睛,抬起来一看,原来是宫一谦发来的短信——“梦梦,什么时候回来?”

不过这些都是其次的,到底什么是紫梅花儿的香味呢?我的身上有吗?

可是事实却非如此啊,我也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人。我也是怕痛怕伤害怕死的正常人类啊。

难道我是属于容易招惹到鬼怪的体质吗,否则我怎么就招惹上了宫弦这么一个长老级别的大boss。

“你好,小米,有什么事情吗?”这个点打电话过来,我也懒得跟小米客气了,也没有对他用到敬语。

我连忙申辩,本来我说的也中事实啊,完全没有一点儿狡辩的意思。也不知道小米是打从何处看到的差评,可别把别人的差评看成是我的,眼花了吧。

宫装女孩此时已经泣流满面。我也开心的看向宫弦,也觉得这样的母爱虽然是做错了,可是母爱是没有错的,任何一个做母亲都是这样护着自己的孩子,无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我想如果她能够有选择的能力,也不会选择上这条不归路。

我看不出他身上还有什么能够令兰兰充满戒心的动作。

若说她是人,那么她为何没有受到屋里的这几个怨灵的攻击。若说她是鬼,她又如何可以在阳光之下活动,而且还可以随意的出入这个屋子?

她的身体摇摇欲坠,我连忙伸手扶住她,可是看到她那满脸的血,我只觉得手脚都软了,也不知道她作得如何了。

和宫弦好日子没多久,宫一谦出狱了。

好在张兰兰后来赶到,否则我都无法想象下去。

我一边看着药材,一边拿出手机,查看这几天的客户评价消息。还好,这几天并没有差评。如果有的话我觉得是天要亡我了。我一个人无法分赴两地处理差评的。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俨然已经忘了自己在这个地方。不睁开眼睛,还以为睡在自己家床上呢。

理智不受我的控制,害怕盈满了我的大脑。

变态男被我一巴掌给拍懵了,张兰兰也被我那么一掐着给打了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醒过来的张兰兰懵懵懂懂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傻愣愣的对我说:“梦梦,我们该下飞机了吗?”

我的话说完了好一会儿。对方迟迟没有回应我。若不是听筒里传来了他那边的动静。我还以为他挂了电话呢!

我并没有站起来,只是抬眼看他。

女卫生间里人还不少,我的心中大安。无论如何若是有什么事情的话,起码不是我一个人呆在这个空间里。

如此反反复复好几次,掐我,再松开任由我吸些空气,再掐紧再放松。

他一开口说话,我就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是对的,那就是一只靠吸食怨气而生的怨灵鬼。

我笑了一声,“你听过一句话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吗?”

继母没有回答,而是一个劲给我夹菜说,“我给你夹菜,多吃点,看你瘦的。”

想到此,我探身从车厢里捡起张兰兰刚才想递给我又掉落于车厢里的符纸。一咬牙把我的手指咬出了血滴在我的手镯上。当我的血滴上了手镯上时,手镯瞬间就散发出了红色的光芒。看着我心中大喜。

“我这点道行,连他的皮毛都对付不了。”张兰兰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它已经不是鬼也不是怨魂,而是只吸收了天地间的鬼魂跟怨气结合为一体产生出来的怪物,极难对付。”

见拗不过张兰兰,付正林微微颔首,再没多说上一句话。

可宫弦只是稍微的动动手指头,就把面前的女鬼给治得服服帖帖,再无还手的能力。心下大喜,知道起码自己的安危是没有问题了。我这才仔细的看了一眼张兰兰那边的情况。

我细细的回味着张兰兰的话,原来这么简单就可以解了这个迷一样的巷子吗?

我在脑海中细细的回记着张兰兰的说过的话,刚才并不知道她会那么坐的挂机,一时的沉浸于接通她的电话的喜悦之中,就怕她还交待了什么而我没记全。

此时体内的欲望特别的强烈,致使我踉跄地往前走了好几步,当我发现自己在活动的状态下,体内的那种欲望就会减轻一些时,我不敢再在原地停留,而是促使着自己快步往前走。

宫弦冷冷的看着他,对他说道;“这个黑雾迪厅,现在就关了,日后不许你以任何方式再重新开启。”

那个胖管事的身边围上了五个穿着黑衣的打手,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他难道是想说,他虽然喜欢我,却因为自己是鬼的缘故,所以也无法给我一个温暖的怀抱吗?

这话刚说完,就听见宫建章哈哈大笑起来。似乎是对这个回答很满意。

说完我就只把张兰兰往外推。这件事上可不能含糊。若是没有那些可以降妖除魔的符咒。凭张兰兰载多大的本事,也是很难应付的那些妖魔鬼怪。

在我还没有嫁到宫家的时候,我就曾经幻想过,自己以后的家要有一个很大很大的花园,然后我可以在花园里,种上许多我喜欢的玫瑰花,蔷薇花。

我眨了眨眼睛,又朝着那对情侣坐着的地方瞄了过去,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妥。我耸耸肩,可能是我多心了吧。正当我打算让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的时候,突然刚刚那个女子朝我走了过来。

我跟张兰兰见状,连忙一步一步的往后退。

我也累的不行,躺在床上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我是被各种嘈杂的声音给吵醒的。外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声音比一个声音高。杨先生的嗓门最大,一点都看不出是昨天才见到的那种温柔的样子。

张兰兰不在房间里了?我整个人瞬间就惊醒了,连忙坐了起来,刷牙洗脸就推开了门。外面围着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手中抱着一些文件。杨美玲则是躺在床上,眼睛紧紧地闭住。

宫弦会跟我离婚吗?想到他昨晚说的话,当时我就什么也不指望了。飞机上的时间我全用来发呆了,甚至连自己如果办不成功遗言要写什么都想好了。

这下到我一头雾水了,“这样不是一种好事吗?”

看到华先生这么坚持,我只能庆幸自己这次来的比较早。还有几天的时间可以说服这个男人。

原来是这样,当下,我心中就松了一口气。可是宫一谦刚刚复杂的神色还是在我的脑海中挥散不去。跟着宫一谦来到了饭桌上,今晚的主菜是红烧排骨,酸菜骨头汤……

我听到这个声音,有点耳熟,于是试探的问了一句:“宫弦?你有这个爱好?”

此刻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对着宫弦就是一顿盘问。

我诧异的问,“这个戒指跟你到底什么关系?白天的时候还因为我给了戒指差评死了一个人……”

吴兵冷嘲热讽的说:“呦,还犯罪呢?如果换作是那个宫一谦你是不是就迫不及待了?”

我跟张兰兰在结界里,就像是在那种小朋友玩的球体里,随着黑影的推动我们的结界,我跟张兰兰都左晃右摆的站立不稳起来。

有的时候我又想,跟宫弦在一起的日子我已经习以为常了,可能就是这样的习惯,让我已经可以在心里接受了他吧,若不是这一回他对我做得那么过份的事情,我想我跟他的日子也就这样平常的过下去了吧。

先不说为何我的机票会自动改成了甘肃,把我引来到这里?

我并没有把我的疑问说出来。我不愿意打乱文化科的思路,想从他的嘴里听到更多,有用的消息。

我看了看天空中明媚的阳光,这样的冷意我再熟悉不过。这是有恶灵经过或者是存在的情况。

你是我对张兰兰点了点头。然后对我文化科说:“小伙子,我们能不能在这里停留一会?这里景色宜人,尤其是这一处倒塌的房子他的造型特别的别致,我们想在这里看一看。”

“这里呀,离磨盘山不远了,大概也就是五六公里的距离。”

可是当我把我的手机开机,我发现了更加诡异的事情。我的手机所有的来电跟短信的信息都被清空了。

当我来到樱花酒店的门前时,我并没有失望。

当我踏入到房间里时。我只觉得极度的疲惫,什么也不想。

宫弦都这么说了,张兰兰也是这样的感觉。我这才真正的明白过来,自己被跟踪了。

过了大概有五六分钟,宫弦又回来了,将一张淡黄色的房卡扔到张兰兰的面前。狂拽炫酷的对张兰兰说:“喏,你要的东西。”

于是我猛的拉开了房门。

我原是北辰皇帝的妃子,至从我进了宫以后,马上就得到了北辰皇帝的万分宠爱,可是却受到了当时的皇后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