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太阳城

卞玖-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1上架
  • 997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0章:极无敌

卞玖 9979

这已是第三天了,却不知那三个徒儿会不会来,莫不会卷了银子跑了吧?

“不提,不提。”方景隆哄着方继藩:“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嘛,这是爹操办的事,怎么能让你操心,为父……为父自去请你张世伯想办法。”

方继藩听了他的话,突然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亲爹?

只见张懋突然猛拍案牍,大喝道:“你可知,为何我那不肖子张信能在校阅中得第二,获赐银腰带,娶来龙亭郡主?”

说着随手交给身边的一个小宦官,那小宦官便将文章传阅下去。

“好了,好了,就你啰嗦。”方继藩不耐烦的道:“小香香呢,来穿衣了。”

方继藩便觉得自己牙痒痒的,这是黄世仁啊,有这样糟践人的吗?别的事方继藩可以不管,装自己的败家大少爷,可这等事,他就看不过。

方继藩方才故作不屑的样子看了香儿一眼:“你犯了这么大的错,还哭什么哭?现在罚你回你住所去面壁三日,三日内不得出房门,否则本少爷便杀鸡儆猴,宰了杨管事……”

见那孱弱的背影去远,方继藩下意识地取出湘妃扇摇了摇,心里一阵叹息。

“好呢。”邓健便忙一溜烟的去取了一柄湘妃扇,还有一个骚包的香囊,邀功似的道:“少爷出门,就爱带这个……”

宝钞啊……方继藩懂了,这就是大明特有的纸币,可惜,朝廷印的太多,其实不值几个钱。

有财路!

方继藩眼睛一亮,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念头,囤积乌木。

张懋冷着脸:“不管何人喧哗,今日校阅,兹事体大,将人带来!”

张懋随即道:“大明的校阅,起初是骑射,可自文皇帝以来,若只以骑射,却也不能论英雄,因此文皇帝有恩旨,改策论试,既是让尔等为朝廷献言,也是考教你们的才学,陛下已出题,来,取题来。”

可即便如此……这只是一个小小作坊,是怎么涨到这个地步的?

再加上自己作死般的节俭,更是增加了渠道商的疑虑。

为了让太子能够迅速的成长,能够使其成为一个合格的储君,继藩在暗中不知付出了多少的心血。

其实,若是背后搞一些破坏,其实也是轻而易举。

所有人没有心思去管他,都将目光落在了他手上的报表上。

朱厚照回到了公房,弘治皇帝等人,依旧还在焦灼的等待。

见了朱厚照和方继藩来,弘治皇帝终是开口:“如何?”

可这个问题……

于是,刘健捋须,摇头晃脑:“陛下所言甚是,经营之道,无非是持之以恒,再教之以方。最忌的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数十万的楚军,本就是楚国倾国之力,倘若他们入楚,再加上项正的死亡,楚国国内,群龙无首,灭楚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滚字还没出口。

接着,微颤颤的被几个侍卫押了出去。

陈军来了……

如往常一样,那连绵的大营,瞬间开始安静了下来。

而马上的人,依旧还穿着金盔,头盔已是取下,露出一个疲倦的人,可是他的眼睛,却说不出的幽冷,这幽冷的眼睛,凝视着梁萧,梁萧可以从这眼神中,感受到不屑,还有那阴冷的怒意。

而现在,他们的先锋已经抵达,大军随即东进,只甫一交战,便是摧枯拉朽,楚越联军在这河堤里的人并不算多,不过是数千人罢了,可是……这数千人,却依旧如羊羔一般的被随意宰杀,梁萧从未如此的无力过,在他面前,就是一群屠夫。

“陛下!”梁萧跪下,只是滔滔大哭:“臣每一句话,都是真的,绝不敢欺瞒陛下,还请陛下明鉴,臣的兵马,已是覆灭,越军,也完了,都督吴楚,已被斩杀,臣亲眼看到了他的尸首,臣之所以能活着回来见陛下,只是因为,那陈凯之……那陈凯之……”

可现在呢……现在倘若这支陈军当真是关外凯旋而回的,那么……这些人可是战胜了数倍的胡人,是凯旋的归的军马,这……是何等的可怕,他自信,就算自己带着百万越军,想来也绝不会是胡人的对手,尤其是在野战的情况之下。

可这时,大地却颤抖起来,无数马匹轰击大地的声音,竟是高过了雨声。

他似乎也想通了,都到了这个时候,还顾得了什么呢,拿下洛阳,灭亡陈国,才是当务之急,而且,一定要用最省时省力的办法,以防背后的燕人捅刀子,更需保留着足够的有生力量,弹压接下来数之不尽的陈地民变,既然如此,那么就只能用这个法子了。

项正颔首点头:“你也早些去歇了吧。”

“只是不知,楚军打算何时攻城呢?”吴燕试探性的问。

一旦采取水攻,就等于将洛阳城数十万军民,彻底淹在水中,若是再来一场豪雨,却不知会沦为怎样的人间地狱,固然不可能彻底的淹死所有人,可一旦到处都是浮尸,以及大水浸泡了城中的粮仓、地窖,接下来,便是瘟疫和缺粮盛行,这是要令整个洛阳的军民,彻底的死无葬身之地。

项正突然想起什么:“杨卿家,且慢着。”

刘涛则是迫视着朱寿,整个人显得很漫不经心,似乎并不着急,而是在耐心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身后的数十个护卫纷纷高喊:“吾奉大汉天子之命而来,胡军覆没,尔等汉儿接旨。”

待所有尸骨俱都排列下葬之后,便有数百人被拉了出来,这些人,多是赫连大汗的亲族,有王子数十,其大小妻子和其兄弟叔伯等人,俱都列为一排。

赫连大汗一听,毫不犹豫,跪在了地上。

陈凯之似笑非笑地叹了口气:“你是真的这样想的?”

本质上,不过是汉人一次次对胡人战争的胜利,并没有解决根本的问题。

胡人哀叫着、shenyin着,他想挣扎,似乎想要求生,他身上的刀,早已不见了踪影,他的马,也早不知是死是活。

那人突然停止了脚步,军靴一下子踩在了水洼上,溅起了血水,他回眸看了一眼,看到了蠕动的陈无极,于是,他面上先是冷酷,旋即,他露出了一口白牙,咧嘴笑了,他疲倦的高呼:“这里还有一个,还有一个人活着。”

固然有人紧张,有人不安,可他们依旧令行禁止,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也是为何,陈凯之要不惜投入半数预备队,甚至决定亲自登场的原因。

他们在面对这黑压压的人流时,竟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此时……他已不再称呼自己的军队为陈军了,在这里,他很清楚,自己所肩负着的,乃是数百年前,大汉王朝的使命,五百年之后,那个大汉的军团,在这里复活,并且此时,如数百年前的先祖们一样,做好了马革裹尸的准备!悲壮的胡人们,一波又一波的冲杀到了壕沟前,甚至,有的人只在咫尺的距离,相距不过区区的数丈而已。

一个胡兵冲入,随即……便有第二个,第三个……

啪,这是熟练的不能再熟练的声音,其实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射中,而接下来,只需要将火铳抽回壕沟里,装填弹药之后,继续射击罢了。

只转瞬之间,这冲击的队形已开始变得紊乱,伤亡的数字开始飙升。

因为有一颗炮弹,在他数十丈外落下。

可陈凯之担心的事,却还是发生了。

老兵们倒是渐渐镇定下来,他们显然素养极高,口里大吼:“不能退,不能后退一步,我们已被围了,无处可退,陛下就在我们身后,还击,还击,痛击这些狗娘养的,不要怕,不怕死的人,便不会死!”

今天江西下暴雨,停电了。自西凉逃出来的苏叶,在陈凯之看来,单单他的身份,就知是关键人物,何况,他还是举家而来,看来是铁了心想要背叛西凉了。

而陈凯之……就形同于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境地,一旦各国袭击了大陈各州府,势必导致,自己的给养彻底断绝,西征军成为了一支孤军……

陈凯之凝视着苏叶:“朕既出了关,早就做好了孤注一掷的打算,在洛阳,在济北诸重地,都有新军和勇士营留守,朕倒不担心,其他州府,即便暂时让六国侵占了,也不过是一时而已,朕不在乎这一州一县之地,最紧要的,却是灭胡,如苏公所言,既然胡人要包抄朕的后路,那么势必,会在朕的腹背屯驻重兵,那么,朕倘若等他们截断了朕的军马,朕趁机朝他们发起猛攻,会如何?”

“民怨沸腾。”苏叶叹了口气:“自向胡人称臣,胡人再三要求西凉供应粮草,为了满足胡人,不得不横征暴敛,何况,西凉人历来彪悍,不肯服输,和胡人更是水火不容,而今委曲求全,满朝愤恨,现在,不过是靠国师强压着罢了。所以……老臣也恳请,陛下此番进兵,对待西凉人,万万不可将其视为贼寇,不如效仿刘邦入关中,约法三章。”

而原先的前锋营,则作为后队,负责善后。

哒哒哒……

胡人的斥候,宛如旋风一般,至胡人的黄金大帐。

那些骨干们,则开始在各营各队之中,鼓舞着士气,老兵们经验丰富,曾参与无数的战斗,而且和新兵们一样,都是同样的背景出身,虽然身上多少有一些匪气,却也平易近人,和从前军中的那些勋贵子弟全然不同。

陈凯之看着这灰头土脸的千户,千户一见到陈凯之,忙是拜倒:“见过陛下。”

许杰正色道:“陛下,时间拖的越久,对我大陈越是不利……所以……”

陈凯之笑了:“若新军出关败了,那么朕留在关内,又有什么意义?输了,就是满盘皆输,天下,再没有人能挡住那百万胡凉联军,各国也势必会蠢蠢欲动,大陈必亡。既如此,那么朕便将一切都寄望在你和将士们的身上,你们若是战死,朕也无法幸免,可朕若是出关,尚且还留有一息,那么,便是高歌凯旋之日,你……传旨去吧!”

赫连大汗大笑起来:“哈哈,你这却不知了,本汗要攻关,自然让西凉的这些汉gou子兵打头阵。”

兵部侍郎刘晋却显得担忧,忍不住开口说道。

“赫连殿下对此,表示遗憾的很,他说,他也想转告陛下,陛下一定会后悔的,胡人乃是白狼的后裔,犹如天上的雄鹰,有世上最尖锐的爪子,区区陈军,不堪一击,既然陛下如此决绝,那么,赫连殿下,将会在沙场上,取下陛下的头颅,要使大陈的军队血流成河,要使大陈的女人嚎叫,从此之后,他沿途所过的村镇,都将化为一片焦土。包括了这洛阳城,这里的繁荣,令他记忆深刻,可是很快,这里便会成为废墟,到时,陛下所有的子民,都会埋怨陛下,做出今日这个决定。”

陈凯之面无表情,待退了朝,晏先生不由上前,道。

他大抵看过之后,随即在这步撵里眯着打了个盹儿,大军是沿着肴山西路的官道而行,待天色暗淡,于是便安营扎寨。

这使新兵们在营中一下子感觉自己挺起胸膛了,家书里,几乎都是父老们的劝慰,无非是好好的干,某某秀才或是差人、保长说了,在这军中若是立了功,将来前程似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