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缘不

蒲公英ing-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270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章:一矢双穿

蒲公英ing 12706

今天也一样,在班级、学校,人走的差不多了,程晨独自一个,才缓缓从校门口出来。

咚咚!咚咚!

萧语晗略一点头,声音沙哑:“退下吧!本宫一个人待着便可。”

这半年来,谢明曦这个名字,一次次在众学生耳边回响。往日或许还有人心中不甘,不过,经过此次书院大比,再无人心中不服。

谢云曦天资如何,没人比谢钧更清楚。

谢明曦低声道:“待上片刻再回去也无妨。”

“师父,”短短几步路,谢明曦已恢复如常,冲顾山长微微一笑。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顾清到底是顾家的嫡长子,一直没有子嗣,委实是一桩憾事。回去之后,你挑一个年轻貌美的身边人,伺候顾清枕席。为顾清生个儿子。”

坐在上首棋桌沉浸在对弈中的顾山长,忽地轻声笑道:“六公主来书院读书,确实是一桩好事。”

淮南王世子守在床榻边,眉头紧皱。

四皇子看在眼中,目光微微一暗。

五皇子立刻笑道:“那当然好。”

四皇子瞥了活泼爱笑的五皇子一眼:“我天生不爱笑。”

淮南王心里陡然掠过不妙的预感:“这是怎么回事?”

然后,又一脸“我都是为了你好”的神情对李湘如说道:“四皇嫂掌管内宅,也别太过心慈仁厚了。万一纵大了人心,日后生出异心,在内宅里给四皇嫂添堵,未免不美。”

李湘如心里顿时涌起狂喜。

“三皇子是否真心诚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日后能否顺利掌权。”

时间一晃,大半个月过去了。

谢明曦收了这份礼物,心情也觉愉悦。

也正因此事,她见了昌平公主总有些心虚。

轮到闽王时,就情真意切多了:“七弟,你先去就藩,于我们兄弟而言都是好事。到了蜀地,你安生过日子,别乱折腾。过上三年两载的,或许我们也能离京了。”

谢明曦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林姐姐特意来看我,怎么就成煞风景的了?你可别乱说!要是让她听到了,非生气不可。”

谢明曦神色从容地应对顾山长的探询和疑惑:“阿萝天性聪慧,我和皇上皆希望她用功读书,如此方不负老天赋予她的天分。”

他之前所禀报的事,都是真事。

眼看着此事就要解决,没曾想,三皇子节外生枝,忽然冒出一个密信来……

留下俊脸红扑扑的盛鸿,沉迷陶醉,久久没回过神来。

尹潇潇目光一闪,笑容淡了一淡:“我出自将门,随父亲学些骑射功夫。比不得李姐姐出身名门,教养出众。”

……

此时,周氏忧心忡忡,皱纹几乎能夹住苍蝇:“皇上连梅家谢家也不肯封赏,更未将我们俞家放在眼底了。”

盛锦月委委屈屈地跪下,尚未张口说话,便被淮南王一顿臭骂:“我拉下一张老脸,亲自去求俞皇后,这才将你送进了莲池书院。你不好好读书给我争脸也就罢了!现在竟做出这等事情,惹得顾山长亲自登门!”

夫妻反目动手的事一旦传出去,替考之事想遮也遮不住了!

可不是难看吗?

“陆家门第再高,也高不过皇子府。陆迟这个新科状元,有何资格说这等放肆之言?”

到底是为什么?

谢明曦看向徐氏:“此时绝不宜声张,还请祖母管束下人,不得乱嚼舌头。”

“……万幸你父亲和你兄长提前将你接了回来。不然,淮南王世子那个蠢货闯下弥天大祸,你这个儿媳也要受牵连。”

身着素服的穆梓琪,瘦如柳条,形容枯槁。双十芳华,却无半分这个年龄应有的娇俏妩媚。

点翠心里一动,悄然停下脚步。

……

永宁郡主神色一僵,迅疾恢复如常,淡淡说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有自信是好事,自信过头,就是狂妄了。”

做承恩公的指望看来是没了。

俞太后又是冷笑:“哀家这双眼还没瞎,该看的能看到,该想的也能想到。”

她双手捂着脸,轻声呜咽起来。

顾山长挑眉笑道:“我来见娘娘,自是有要事商议。”

为何她的肚子半点动静都没有?

谢云曦心中忿忿,加快脚步。

殊不知,一众少女已经看呆了。

“要是松竹书院输了,我们这次得赔多少银子?”其中一个掌柜,木着脸问道。

两人默默对视,仿佛一场无形的较量,端看谁先撑不住,先露出怯意。

因为,前世六公主死的那一年,她不过是个十三岁的软弱少女,被嫡母嫡姐牢牢压制,活得卑微又无助。绝无可能知道六公主在宫中的死因。

因为这根本不是六公主!

“对了,你往日都坐林家马车回府。以后每日都迟一个时辰散学,多有不便。我今日回府,便吩咐一声,让府中马车去接你。”

闽王陡然上前,用力搂住尹潇潇。

不,不可能!

……

盛鸿随着三皇子等人一起行礼,起身之际,迅疾扫了建文帝一眼。不出意料的,看到了一张略显青黑浮肿的脸。

盛鸿也留在椒房殿里用了早膳,刚搁了碗筷,陆阁老等人又打发卢公公前来请蜀王商议国朝大事。

正想着,蜀王殿下迈步进了移清殿。

“驸马心思也算通透。早早和顾家透了气。只要早些定下亲事,母后就是想插手,也无可能了。”

不管如何,到底是自己的血脉。日后身份贵重,提携娘家也不是难事。永宁郡主目中无人,颐指气使,动辄翻脸。这等窝囊气,何苦受一辈子。

淮南王睁开双目,额上皱纹深深。短短片刻,便似老了数岁:“以永宁的性子,如果这些传言不是真的,她岂肯受半分窝囊气。早闹着来找我撑腰了!”

谢府门房管事两日前被淮南王世子痛揍一顿,还躺在床榻上养伤。守着门房的是一个年轻管事。

小厮只快了一刻。

脸上长着几点雀斑的是从玉,今年十二岁,女红厨艺梳妆一无所长,最大的优点是听话。

丁姨娘还未张口,眼圈已红了,泫然欲泣,欲言又止。

谢明曦淡淡道:“不必休息,明日我便去书院。淮南王府,我也无暇去。父亲代我向淮南王和世子告罪一声。”

也因此,从睡梦中被惊醒的“逆贼”们并不如何慌乱,动作极快,片刻间穿衣拿起兵器,冲了出去。

盛鸿:“……”

盛鸿挑眉一笑,应了声好,又喝了三杯。

然而,这绝不是真正的结束,而是另一场争权夺利的开始。

湘蕙开了车门,从玉扶玉忙上前扶住谢明曦下了马车。

自己昨晚收拾得开屏的孔雀一般,特意去谢府门外见谢明曦。是想令她对男装的自己印象深刻……

除了六公主尹潇潇,海棠学生的学生里,便以谢明曦御马最佳。

谢明曦怎么会突然动手?

……

唯一的遗憾是,昌平公主和顾清成亲之后,一直迟迟没有身孕。直至四年前,才生下了女儿顾舒瑾。

新年上元节,进宫觐见太后皇后,少女们个个精心装扮。谢明曦也未例外,今日穿的是浅粉色新衣,红如鸽子血的宝石发钗,熠熠闪光。

未生育皇子,是她此生唯一也是最大的遗憾。只是,再深的痛楚,被刺得多了,也流不出血了。

如此气氛下,接风宴自是热闹。

……

福临宫里。

谢明曦和尹潇潇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伤心欲绝的梅妃头脑陡然空白,猛地抬头看向穿着罗裙的孩童:“你到底是鸿儿,还是安平?”

自半年前起,盛渲的书房里又多两个小丫鬟。

李太皇太后病体虚弱,坐了一个时辰,额上便冒了冷汗。

有了儿子之后,她在宫中才算有了安身立命的资本。

她也已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她心系于他,对四皇子妃之位志在必得!

却未想到,两人很快再次睁了眼。

此时,闽王张口自嘲,说自己像泡在坛子里的咸菜。

此言一出,宁王的脸色就别提了。

谢明曦也随之抿唇一笑。

李湘如满心委屈,花容惨白,目中含泪,躬身赔礼:“殿下息怒。今晚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胡乱张口,令殿下失尽颜面。”

“你也给我滚出去!”宁王怒喝一声。

杨夫子斟酌片刻,竭力委婉地提醒:“初学击鼓,力道要适中。否则,半日下来,定会胳膊酸痛。再者,所有人都在此练习音律,鼓声过响,对他人也有影响。”

“只是,我和殿下同窗几年,相交莫逆。岂能因他此时失势便故意疏远他?若这般行径,和那些趋炎附势捧高踩低的小人有何区别?”

谢明曦的来信,静静地放在桌子上。

谢云曦不知何时攥紧了永宁郡主的衣袖,急切地出主意:“不如我们动些手脚,让三妹受一回伤。伤势无需太重,只要令她错过算学比试就行了……”

简直不能更好!

被击中七寸的李太皇太后,只得忍辱负重,挤出一个字:“来。”

这并不重要!

万幸蜀王已在藩地安顿下来。便是宫中闹翻了天,也牵连不到蜀王身上。想及此,梅太妃剧烈跳动的心又恢复平稳。低声道:“日后无事,便在寒香宫里待着。也别急着打探消息了。免得惹来事端。”

鲁王府闽王府相隔不远,步行不过盏茶功夫。晚上相约一起用晚膳亦是常事。

两个时辰后,赵太医进了椒房殿,恭敬地向俞皇后行礼。

俞皇后目中闪过冷笑,声音淡淡:“给莲香的月例用度再调一等。”

俞皇后上了半日的课,正觉饥肠辘辘,立刻笑道:“现在摆膳吧!”又吩咐道:“玉乔,去请娴之过来和我一起用膳。”

“好,”建文帝笑着应下:“你一片孝心,朕便允了。”

谢明曦持刀而立,秀美微蹙,隐显无奈和难得的迷惑。美丽清冷的六公主,没了平日的阴郁,目中蕴着几分笑意,神色温柔而耐心地低语。

谢明曦扯了扯嘴角。

“表哥绝不会这般对我。”叶秋娘声音略略扬高,呼吸急促,胸膛起伏不定,似在说服自己一般:“我和他自小一起长大,情意深厚。他昨日还和我说,等我娘病情有了好转,便登门提亲,娶我为妻。”

叶秋娘重重点头:“你说的对,我回去之后,一定要给小姐磕头谢恩。”

“你现在说这些话是何意?难道我芷兰在你心中,就是那等狼心狗肺无情无义翻脸无情之人吗?”

可惜,对俞太后而言,他已没了用途,也失去了被撑腰庇护的价值。

芷兰略略蹙眉,轻声道:“太后娘娘也有难处。便是一宫太后,也不便事事插手过问。你受委屈,太后娘娘心中也清楚。若不是太后娘娘首肯,我便是想来看你也不可能。”

卢公公无力出门,就这么坐在椅子上,目送芷兰的身影离去。

盛鸿笑着应了一声,握着谢明曦的手向书院门口走去。一直到门外,握着她的手一直未松开。

……登基后的建安帝,颇为勤勉,每日早早起床。先领着萧皇后到椒房殿给俞太后请安,一起用过早膳后,再去临朝理事。

这方凤印,是中宫皇后的权势象征。

萧语晗这个皇后,除了一个皇后的虚名之外,竟和以前一般无二。

现在,陆迟自己生出这样的念头,再好不过。

六月报,还得可真快!

所以,这才是前世五皇子夫妇恩爱和睦的真相吗?

“昌平已成亲生女,锦儿今年三岁,我已做了祖母。你却孑然一人,冷清孤苦。每每想及这些,我心中便难受之极。”

……

谢明曦和六公主来往密切,人人看在眼底。阴郁少言的六公主,除了谢明曦之外,几乎从不和任何人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