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马如游龙
作者: 无边冬雪章节字数:29479万

见到李珺如此,滕青山低喝一声:“别哭!”

外面的雨依旧不断下着,寒气扑面而来。撑着伞行走在天地间,滕青山赶往那武阁。

“地位,被尊敬。靠的就是实力。”滕青山暗叹一声,九州大地上,就是这样!想要赢得尊敬,就要靠自己的双手!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外面盛传滕青山多厉害,许多弟子、军士们心底可不一定承认。

“师傅!”滕青山郑重道,“其实弟子,早就能做到‘神’突破泥丸宫的阻碍。”

在一群女弟子中,有些人跟滕青雨关系好,可也有一些女弟子则是看不惯滕青雨。

“青雨!”滕青山笑着喊道。

“嗯?”诸葛元洪看向他的爱徒。

即使是一流武者,穿五百斤在身上,都会感到不舒服。而如冀鸿、庞山那等接近《地榜》的实力,平常也能承受。如果一对一厮杀,太影响灵活『性』。一般都会脱掉,只穿内甲去战斗。由此可以知晓,赤鳞兽那鳞甲有多好!

诸葛元洪看着滕青山:“青山,你自己还是好好考虑考虑!我准备九月二十一,正式在归元宗大殿,收你为弟子!等到那天,你再答复我!”

“孽畜!”滕青山暴喝一声,人如闪电,也冲上去,轮回枪直指赤鳞兽!

“嗯?”关绿皱眉看向她。

“像那先天强者‘司马庆’,先天真元的爆发威力,大概接近二十万斤。”滕青山还清晰记得前些日子那一战,“我只是内劲瞬间提高六万斤巨力,就令他重创了。当然……这也跟司马庆本身较弱有关!”

在九州大地上,许多人都认为‘黑火灵根’虽然奇特,可是却远不如‘黑火灵果’。这就大错特错了!黑火灵果蕴含的是‘神’的能量,可以增加人的‘精气神’中的‘神’,令人的‘神’变得强大,更容易踏入先天。

黑火灵根不同!

黑火灵根,蕴含的其实是一种‘生命特『性』’的能量,这种能量,能孕育出生命‘赤鳞兽’,也能孕育出‘黑火灵果’。

很是奇特!

吸收只是部分。

“六十八张一千两的金票!二张百两金票,还有八张万两金票!加起来,148200两黄金金票!接近十五万两黄金啊。”滕青山倒吸一口凉气!

“呼!”

“‘鬼狐’司马庆?”滕青山眉头一皱,自己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找死!”滕青山猛地一声暴喝,也不抵挡那一掌,就是一脚直踹!腿部比手臂要粗壮的多,瞬间腿部爆发的力量更加惊人。

一枪之威,竟然强到如此可怕地步!

而爆发底牌,最好别让别人看到!

一前一后,二人速度相差无几。

“哼,小子,老夫如果真的想逃,你怎么追得上?”银发老者‘王陨’瞥了一眼身后之人,“如果不是顾及魏巫崖那疯子,不能舍弃‘王陨’这身份,早杀了你了。追吧,等到了外面,再杀了你!”

银发老者刚挡下这一枪便感觉到这一枪中蕴含的奇特螺旋劲道,仿佛要将手中的战刀给卷飞,银发老者心底一沉:“哼,不能在这和这小子浪费时间!速战速决!”只听得一连窜的刺眼刀光亮起!

“那王陨还真强,竟然能夺到黑火灵根!那滕青山,似乎比他弱一筹啊。”

如果里层的人想出去,那外层的武者很配合。

暴『乱』了!

岩浆湖中部,那是金黄『色』的岩浆,那七个人刚掉进去,全身一下子就冒出了火焰,着火了!同时,他们还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滕青山心底却有些焦急:“如果这冀鸿,真的将黑火灵果让给对方。那黑火灵根,就难夺了!我有把握杀那杜九,可是……冀鸿却不知道,我有这份实力!”对,冀鸿是不清楚滕青山真实实力。

一路飞奔。

“大当家,你快逃!”其中一个壮汉嘶喊着,竟然在中刀的时候,还死死抱住青湖岛那位师伯的脚。

“三岔口!”青湖岛三人站在三岔口,看着前方两条道,不知道往哪边追了。

“少岛主,那秘籍……”乌岱连道。

青湖岛一方三人虽然吃惊,可好歹心里有准备。

“不知道,那些鬼地方我也不敢『乱』闯。当时下来,只是沿着火岩浆一路走。我知道,这样回头也容易出去,不容易『迷』路。”那精瘦汉子说道,“愈是往前,就愈加的热。那黑火灵果所在处,最是热!”

峡谷中除了黑甲军的人,竟然还有两个普通武者。

“好可怕的棍法。”古世友暗自惊叹,他知道,如果他再不认输,恐怕下一次,他的长枪会被直接给震飞。现在他的双手已经疼的麻木了。

……

……

“那司马峰,人剑合一,气势压人。一门之主,果真是高手。”那赤脚青年‘燕铁’在人群中观看着这一战,“不过那滕青山,看起来普普通通,感觉不到他有什么特殊,嗯,待会儿看到就知道了,如果他是靠自己实力,击败的孟田。那他和司马峰这一战,将会很精彩。”

滕青山手中的轮回枪仿佛毒蛇出洞,猛地窜出,在和重剑碰触的一瞬间,滕青山手中的力量瞬间爆发,轮回枪枪杆陡然略微弯曲,而后滕青山手中力道在一瞬间再次改变,迥然相反的力量,令轮回枪枪头积蓄能量在上一个台阶。

“这才刚开始!”滕青山一笑,脚下一蹬。

……

“吴越年轻时,十八岁就名列《潜龙榜》,曾一度名列《潜龙榜》前十,许多人都认为他前途无量!”冀鸿赞叹道,须知连诸葛云、岳松等人都没资格名列《潜龙榜》,这《潜龙榜》可想而知,不是那么好进的。

“昨天下午,怎么楚郡的楚城里,铁衣门派出了一支上百人的精英高手队伍,赶往徐阳郡呢。那队伍为首的是铁衣门的长老‘魏苍龙’。十年前,他可是曾名列《地榜》的高手。”在这独臂男子身后不远处,一桌上几个武者开始谈论起来。

这里正是归元宗在桦城的一个驻点,滕青山他们便暂时呆在这。

不过滕青山肯定一点——赤鳞幼兽没吃到黑火灵果,是不会离开它的老巢的。

“各位,你们可知道,这黑火灵果,人吃了,有什么好处?”段侯环视周围得意道。

“我知道,那黑火灵果,一旦后天巅峰高手吃了,能成为先天强者!”一名大汉喊道,这话顿时令周围众人一阵喧哗,连滕青山都有些震惊,先天强者那是极为稀少的,怎么可能吃一颗灵果,就成为先天。

滕青山暗自点头,这是内在精神的蜕变。

……

金家庄的练武场上,武者们彼此兴奋谈论着,一个个都很想得到黑火灵果、黑火灵根。

滕青山顿时明白。

历史上,还没人驯服过赤鳞兽,妖兽都是极难驯服的,当然,有极少数妖兽有希望驯服。

“是!”

滕青山一笑,喊道:“小二。”

滕青山有了决定,大家只得遵命。

……

“你先退下。”诸葛元洪说道。

和能够击败孟田的滕青山比,就差远了。最重要的是,滕青山才十七岁!十七岁击败《地榜》高手,归元宗千年来没有过一人。最重要的是,滕青山过去都是自己修炼,没有真正经受过归元宗的培养。

滕青山也跃上了屋顶,控制内劲抵消身体重量,身轻如燕,飞速行进在屋顶上,一口气直接冲到了金家庄的东北位置,而后盘膝坐在一家屋顶上,开始盘膝静坐,静等那个黑『色』怪兽到来。

“秦狼兄,你认识那妖兽是什么妖兽吗?”段侯询问道,“我也知道很多妖兽,可就不认识这种妖兽。”

“别说了。”靳涛压低声音道。

“滕青山,今日之仇,我孟田来日必报!”孟田大喊一声。

荒野中,滕青山飞速追着。

……

“轰隆隆~~~”枪法带着可怕的气爆。

“应该是孟田!听刚才他在屋顶说的话,明显是爱才,并没有施展出最强绝招。”那披散头发的汉子思忖着说道,“而且,孟田他能名列《地榜》,那肯定拥有着压箱底的可怕招数。一旦施展,那滕青山估计要败!”

“死去吧。”孟田暴虐吼道。

楼阁内只剩下这俊秀青年一人,他『摸』着自己大拇指上的玉扳指,眼神却没有焦点,明显在想着事情。

那店小二一听,无奈笑道:“客官,说起这个啊,那金家庄,唉,还真是惨。大概一个月前吧,那金家庄,每天都要无缘无故有一个人不见了,那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啊,连血迹都看不到!”

“朱兄,目的地是这?”滕青山有些惊讶,朱崇石却是神秘一笑。

滕青山见状,立即明白。

刘虎很清楚,这一趟货,对自己大哥意味着什么。

滕青山目光一扫,注意到客栈的一边,坐着五桌客人,那些人或是赤膊,或是袒『露』出胸膛,在大口喝酒,肆意说着。他们桌子上,或者椅子旁,都放着刀剑等兵器。加起来也有二十几号人。

油灯悄无声息的烧着。

“闭住呼吸,用『毛』巾沾水捂住口鼻!”滕青山猛地一声暴喝,“有人施毒!”

“真的有毒。”最先昏『迷』的是朱崇石的小女儿,而其他人也感到了一些头晕。幸亏滕青山提醒的快,他们只是吸入少量,否则,早就昏『迷』过去了。

“呼!”

……

明白,一旦动黑甲军保护的货物,那将面临黑甲军的报复!朱崇石认为,强大的马贼团伙应该有顾忌,不会动手。

可是……

就在这时候——

“对,咱们五千好汉,怕个屁啊!”一个个嚎叫起来。

“哈哈,如果再来,青山他再敲上一笔啊。”滕青虎哈哈笑道。

被滕青山盯着,那大当家额头渗出了颗颗汗珠,这并非天气太热,而是他惊恐出的冷汗。经过刚才短暂的交手,大当家非常清楚眼前的黑甲军都统是何等可怕的一个高手:“都统大人,你,你要什么,尽管说?”

军士们之间啧啧称叹,能跟着一个厉害的都统,他们也感到有脸面。

“大哥……”二当家不舍的将这‘景玉佛’递过去。

“快,都给我让开,让开!”大当家连喊道。

“青山是都统,我当然得听。”滕青虎嘿嘿笑着。

那小男孩吐了吐舌头,就缩进车里了。

“海外?”滕青山有些吃惊。

滕青山知道对方有秘密,便转移话题,好奇道:“朱兄,我还没出过海,这东海海外,有什么?”

“四爷!”那宅子门口的两名汉子立即笑着打招呼。

一个大家族,肯定只有一个儿子继承家主位置,一旦继承家主位置,那几乎拥有绝大多数财产。

冀鸿不由尴尬。

“帮他一把,对我们也没坏处。”诸葛元洪淡笑道,“前几天的百夫长比试,你看了吧?”

“嗯?”冀鸿有些惊讶,“那个滕青虎,厉害的有两招,一招狂暴狠辣,另外一招诡异阴险,怎么了?不过那枪法,我归元宗好像并没有。”

“嗯,是帮忙押解货物,老杜,这一条路上有危险吗?”滕青山询问道。

“当然做!这么多护卫,还请黑甲军的人,这货物,最少也得几十万两银子。”大当家目光冷幽,“就是有赤血马,我都让他没法活着离开!”

“停!”滕青山一伸手,车队停下。

“咻!”一道响箭升空。

危害轻的,估计都要关进牢狱一年半载,让其悔过。

“桂兄,我也只是运气罢了。”滕青山笑道。

“紫金偷盗,兄弟你也算是因祸得福。”桂庆神秘道,“你查出,那害白崎残废的凶手身份了么?”

滕青山、滕青虎二人驾着战马飞奔,很快就消失在了黑甲军视野范围内。

可知道刘三爷事迹的,谁不知道白马帮刘三爷手段狠辣?

“青山回来啦!”

顿时滕家庄练武场上的众多族人们,立即朝大门处涌了过去。

家里。

“爹,娘,你们呢?”滕青山看向父母。

而庞山,则是‘诸葛元洪’的师弟,担任统领位置也都十数年了。

滕青山他们几人,遥看那十几骑消失在官道尽头,扬起一片灰尘。

这虎拳练了六七年,滕青虎奇经八脉,有两条通了。滕青虎练这《莽牛大力诀》,当天第三层就成了,开始练第四层。如今数月过去,滕青虎打通了三条经脉,开始打通第四条经脉!

终于,滕青虎成为新任的百夫长!

滕青山五人聚集在白崎的屋外,虽然深夜时分,可一支支火把令周围亮堂的很。

第二天天一亮,滕青山便命令黑甲军军士开始仔细搜紫金矿区,其他四位百夫长,也协助滕青山,让麾下军士帮助滕青山。

“哈哈,受死吧!”白崎猖狂大笑,他根本没瞧得起过董延。

那里面可都是紫金!

“当断则断,想那么多干什么!我们能在华丰城打下一番天地,在其他地方能混的更好!而且那个归元宗的混蛋,我董延总有一天,定要除他『性』命!”董延咬牙切齿说道。

“大人!”

那两兵卫吓得一愣。

“这毒竟然这么狠。”白崎原本以为自己能靠内劲撑住,可谁想,在他连封掉自己『穴』位,而且用布带扎进,可只是减缓,根本无法阻拦,“田单,你们两个,可知道这是什么毒?知道有什么解毒方法?”

因为滕青山修炼的‘核心’,就是对身体的控制,在前世的时候,滕青山就能控制气血流动,控制心跳减缓等等。如今,滕青山对身体控制更厉害,无论是肌肉、皮膜、骨头、五脏六腑等,滕青山都能控制。身体能瞬间长高几寸,或者矮掉几寸。

可是,没有一个苦工知道。

“那胡童早就逃掉了,属下等也没法子,都统大人,你身受重伤,现在需要好好静心调养,不宜动气,我们就不打扰了。”田单高声说道,随即和其他人交流一个眼神,立即远远走开了。

“青山兄弟,这次你可要倒霉了,我们这位统领大人,那可是非常狠的一人。”田单压低声音说道,其他三位百夫长也看向滕青山,他们都庆幸,当初他们没有被安排到去看守紫金矿区。

田单说道:“咱们现在也就知道那么一点点讯息,那死人叫李老三,是南部第二矿区的。他是黄金矿区的,怎么能拿到紫金?”

五大矿区,当紫金矿区的看守,最是倒霉。

呼!呼!

滕青山心中却痛快的很,忖道:“我的飞刀‘黯然一刀’,也只是能远距离控制飞刀爆裂开。而刚才这内劲,配合我的力道控制,精神意念的引导,竟然产生了那漩涡内劲。这一枪爆发威力,还真不小!嗯……这一招就叫‘火尽薪传’吧!”

滕青山很满意这一招。

白崎行走在山道上,这山道上的一些上山、下山的兵卫,看到白崎就立即恭敬行礼。

“先容你多活一会儿。”白崎就这么跟着,他也不怕对方发现他。

滕青山仔细观察着对战:“嗯,那四个人中,那个拿飞刀的一直在旁边不敢近战。真正动手的就那三个。其中两个胖子,力气不小,可锤法、锏法倒是一般。唯有那个银发男子,算得上一个高手。可跟白崎比,还差不少。”

“阿延,你带大胖先逃!”银发中年人急切道。

不管怎样,这中年汉子已经无路可退。

这胡童查起来,的确快速。

胡童一窒,便退回去了。

“十斤!”大胖、二胖大惊,二胖嘀咕道,“十斤紫金,那可就是一千斤黄金!那就是一百万两白银啊。一百两白银……咱们发了!”

黑甲军军士们议论纷纷,看向远处滕青山目光都不同了。

“白崎都统最后一枪威力非常惊人,可是没想到,这青山兄弟竟然那般简单就破解了,还震飞了白崎都统手中兵器。”高瘦的万凡祥百夫长惊叹道。

这时候,滕青山持着轮回枪正走过来。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9479条评论
  • 最新评论